文档搜索 > ◇◇新语丝(www.xys.org)(xys.dx

◇◇新语丝(www.xys.org)(xys.dx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freedns.us)◇◇

为政者潘岳

  ■南方人物周刊记者 陈磊 发自北京

  这是一位仕途颇为顺畅的人。26岁时,当上处长;39岁时,成为中国为数不
多的年轻副部级干部。刚刚40多岁,却已宦海沉浮多年。他说,做官是他的主业,
不过依然觉得做人比做官重要。

  这是一位有争议的为政者。一份题为《对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的
“政改报告”,激起争论无数,一时间,“政改标签”等名头纷至沓来。结果,
他从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调任国家环保总局。

但是,他秉性不改,“绿色GDP”、“环境保护与社会公平”等新论层出不穷。
2005年初,他又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环保风暴”。于是,有人说他前途堪忧。

  他是谁?为什么在传统的官场上“一反常态”?

  备受争议的党内理论家

  2002年上半年,一份题为《对从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变的思考》的“政改报告”
悄悄在中央高层传阅。由于这篇理论报告作为内部文件直接供中央最高领导作为
决策参考,因而有人称之为中国共产党近些年来最有影响力的“政改奏折”。

  其作者,正是时任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的潘岳。

  文章称,在革命胜利后,作为胜利者的政党,面临着一个如何从革命党向执
政党转变的问题……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一是要防止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
泛滥,二是要抵制思想僵化的新老左派的攻击……次次运动,陈陈相因,党风不
正,以此为最。怎么办?也只好硬着头皮,集中智慧,继续大胆地改革下去。

  这篇文章为潘岳赢取了“中共政改标签”、“当代康梁”的称号。同时,因
可以想见的因素,他也被另外一些人讥讽。其实这还不是潘岳偶一、突然的发力
之举,此前的宦海生涯中,潘岳就常有不符正统官场的“常规”之为。

  2001年12月,《深圳特区报》、《华夏时报》等几家报章同时发表了一篇题
为《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必须与时俱进》的文章。文章指出,马克思的原意对宗教
的鸦片功能并无褒贬之意,只是列宁在解释时创造性地加上了“麻醉”两字,即
改为人们所熟知的“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令宗教被视为毒品。中共在取得
政权之后,“一直以鸦片论作为我们认识宗教的圭臬,以致国家的宗教政策一度
产生偏差,并为此付出代价”。

  其作者,正是潘岳。

  潘岳的文章公开发表之时,正值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江
泽民在会议上指出: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积
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相适应,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

  仿佛是呼应全国宗教工作会议的召开,潘岳的文章在深圳和北京两地同时推
出,进而争议迭出。批评者认为,潘岳鼓吹“宗教救国”,甚至有论者斥之为
“为西方原教旨基督教入侵中国大造舆论”;而支持者惊讶于潘岳能以与中国官
方的传统说法相衔接的语言,提出很重要的从宗教政策乃至宗教政策语言方面的
改进思路。

  2003年8月13日,走马上任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不久的潘岳,甫一露面,就
以环保总局新闻发言人的身份向媒体通报,已查出十大环境违法案件,并查清应
关停取缔的违法企业6143家。

  “潘岳一露面,就有大陆6000余家企业倒霉。魄力比当年他在国资管理局治
理国资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人隐约看到这位在理论上颇有建树的中共理论家雷
厉风行的一面。”媒体这样评论。

  潘岳哪里来的“锐气如风雷”的“魄力”呢?

  从街头少年到学者型高官

  “满朝亲贵,终日方圆,忙着朝翻暮覆,都把韬晦作铭文。二十八岁痴少年,
天下最幼清知府,宦海达练;三十五岁知天命,中华最悲迂书子,徘徊国门。”
在一首诗中,潘岳这样写道。

  潘岳的一位朋友告诉本刊记者, 生于1960年的潘岳出身高干家庭。父亲潘
田,是原铁道兵司令部副参谋长兼总工程师,而潘岳的岳父也是一位高级将领。

  “文革”中,父母显赫的身份并没有让潘岳的童年生活灿烂起来。知识分子
的性情、众多的海外关系,使潘岳父母在“文革”中屡遭迫害。七八岁的潘岳,
不可避免地成了“革命孤儿”,颠沛流离,浪迹街头。

  分析人士认为,或许正是那种家庭,那个时代环境,逐渐造就了潘岳“锐气
如风雷”的性格和一身的“侠气”。

  1976年,“文革”结束,16岁的潘岳效仿父亲,参军,在部队医疗部门工作。
按常理,显赫的革命家庭背景有助于他在军队的发展,但身上过于活跃的细胞使
他6年后选择离军又弃医,到《工人日报》当了一名实习记者,不久又转去《经
济日报》做资料员。1983年7月,潘岳参与筹办《中国环境报》,任记者组组长。

  在《中国环境报》期间,潘岳共发表署名文章18篇,大多都与政界人物有关。
如“访济南、广州、福州等市市长札记”、“访江苏省副省长张绪武”等等。

  这一时期的潘岳,已经开始了向政界转型的考虑。在一首诗中,潘岳这样表
达:“十九学商,羞杀陶朱,番番亏本,至今囊涩不忍问……二十立志,或汉武?
或信陵?或奏燕歌鬻市做雪芹?”

  1986年,徘徊、犹豫中的潘岳被调任国家空中交通管制局研究室主任。正式
步入仕途。

  之后,潘岳工作调动频繁,先是在北京市房山区工作一段时间,后于1988年
调任中国《技术监督报》社任副总编辑,次年任《中国青年报》副总编辑。

  1991年,面对剧变后的苏东局势,当时由一批年轻的中国官员和学者共同起
草了一份战略性文件,名为《苏联剧变之后中国的现实应对与战略选择》。这份
研究报告主张中国共产党完成“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变”,同时批判了“浪漫
主义改革观”所带来的种种恶果,强调“循序渐进的现实主义和理性主张”的经
济改革观和“中国是中国人的惟一家园”的民族主义世界观,学术成果直接上报
中央,并在海外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其背后主要策划者,正是潘岳,而那份文件,
也是他 1991年9月主持的一场研讨会的结果。

  此正所谓“又办了几张官纸,初出田园旧舍,男儿方显真本色。”

  潘岳当年的一位朋友告诉记者,他第一次见到潘岳的时候,是在一个研讨会
上。潘岳敢于出面邀请左派和右派的人一起来参加研讨会。潘穿着蓝色的大衣,
很气派,基本上不说话,只是听各位专家发表看法。

  “尽管到会的专家不多,但是能出面邀请,在当时已经难能可贵了。我的第
一感觉就是潘岳这个人尽管很年轻,但是喜欢虚心学习。”潘岳的这位朋友说。

  1992年,潘岳调任团中央下属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开始了真正的宦
海沉浮:1994年任国有资产管理局副局长,1998年任国家技术质量监督局副局长,
2000年任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

  尽管“平时公务繁忙”,潘岳也还是在为官期间,通过自己不断地努力,拿
到了华中师范大学历史学的博士学位。

  他的导师,著名的历史学家章开沅教授告诉本刊,1998年前后,潘岳向教育
部的同志表达出想学习历史的愿望,教育部就向潘岳推荐了章开沅教授。于是,
在一个漫天风雪的冬日里,潘岳专程从北京飞到了武汉,登门拜师。尽管比原定
的约见时间,潘岳迟到了一个小时,但冒着寒风大雪专程而来,还是让章老体会
到了弟子“程门立雪”的味道,欣然收下潘岳。

  “潘岳的历史感觉非常好,而且学术功力扎实,在读博士期间就应该有博导
的水平了。他选我做导师,我选他做学生,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结果。”章开沅
教授不吝惜对弟子的赞誉。

  《中国青年报》一位潘岳当年的同事在向本刊描述潘岳时,用了“颇有人缘
的学者型官员”这个词来形容潘。

  在国家图书馆打入“潘岳”进行检索,其主编、独著的著作达几十部之多。
而潘岳的简介中也注明“历史学博士、副研究员”。

  “紧接着一入宦海,惊破孺子耕梦,君子十年惧井绳。”潘岳这样总结自己
官场生涯。

  社会活动家与仗义朋友

  纵观潘岳近20多年人生历练,《经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
等媒体经历占据了重要位置。

  潘岳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还是在《中国环境报》期间,有一次跟随国家环
保总局组织的记者团去云南采访,他报道了该省烧山开荒、违规排污等严重环境
污染的现象,引起了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还找到了国家环保总局告状,情形犹
如“在云南省政府大楼附近引发一场地震”。

  “差点断送了我的记者生涯,但我至今对这段经历不后悔。”潘岳说。这次
经历或许让潘岳意识到了批评报道的威力,也或许是几任副总编的任职体验让他
深谙媒体的力量。此后的日子,潘岳善用传媒。

  “除了和媒体关系好,潘岳也是一个社会活动家,交游十分广泛。”潘岳的
一位朋友说。

  据他的这位朋友介绍,在潘岳周围,聚集着一大批学者、名人、记者等各界
人士,不乏精英之辈。而且到了环保总局之后,潘岳也很看重公众参与的力量,
社会兼职很多,比如中国环境文化促进会会长、中国环境记协名誉主席、首都青
年记者编辑协会主席等。

  环境文化促进会秘书长马宁告诉本刊记者,原来环境文化促进会只是《中国
环境报》下属一部分作家搞的社团,潘岳来主持工作之后,工作性质明显发生了
变化,请来了各界精英,比如成龙、姜昆、蔡振华等担任副会长,理事达到了
500多人,开始不断为中国的环境文化事业鼓与呼,“绿色中国论坛”也让潘岳
搞得轰轰烈烈。

  就是这样一位副部级高官,四处亮相的社会活动家,在他朋友们的眼中,却
又是很仗义的一个人。

  《中国青年报》一位老记者告诉记者,1989年末,经中组部、中宣部联合考
核后,潘岳调至《中国青年报》任副总编,当年潘岳年仅28岁。团中央负责宣传
工作的书记处书记李源潮在《中国青年报》中层干部会议上介绍说:“潘岳是非
常有才华的,他已经发表了数百万字的研究报告。”这话是说给才子成堆的《中
国青年报》员工们听的,有替潘岳压阵脚的良苦用意。

  “但是潘岳年轻,又有着高干的家庭背景,一来就是副总编,很多人当然不
服气。”这位老记者说。“不过,那一次东北之行,让我对潘岳改变了看法。”

  这位老记者说的那次东北之行,是潘岳带着他去东北开中青报全国范围的通
讯员会议,当时潘主抓中青报群工工作。刚开始,他不愿意理潘岳,潘岳主动找
上门来,第一句话就是,“我知道你对我有看法,但是时间长了,你就会知道我
是怎样一个人”。对方主动摊开心胸,而且还是比自己职务高的副总编,让这位
老记者很感动,一次长谈下来,二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你想想看,潘岳离开中国青年报都10多年了,但是他还依然记得我,每年
都会给我邮寄亲笔书写的贺卡,哪一个人能做到这个份上?”这位老记者说。

  就是这样一位“仗义”的人,2003年却遭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变动。这一年,
潘岳任职的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被撤,他因此被调到环保总局,远离了政
治核心;这一年,他的父亲潘田将军去世。知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也就是在那
个时候,他的婚姻也开始破裂。

  但潘岳没有消沉。2003年10月,《环境文化与民族复兴》一鸣惊人,此后,
“绿色GDP”、“环境保护与社会公平”等新论迭出。

  “潘岳还是那个潘岳。”熟悉他的人这样评论。

环保总局副局长潘岳掀起环保风暴

一向比较沉默的国家环保总局这次居然一下摸了一批“老虎屁股”。一
石激起千层浪,潘岳和他任职的国家环保总局自成立以来第一次置身于舆论的风
口浪尖

  环保的新势力在2005年开篇之际猛然抬头。

  1月18日上午,国家环保总局召开2005年首场新闻发布会,国家环保总局副
局长、新闻发言人潘岳对外宣布:停建金沙江溪洛渡水电站等13个省市的30个违
法开工项目。有评论称,在风暴般的登场仪式之后,潘岳将环保归位的制度化大
课题实实在在地摆在了人们的面前。

  值得关注的是,这些项目中不乏数十亿、上百亿的大工程,而且不少项目已
经通过有关部门批准立项。比如,三峡地下电站项目于2004年11月经国务院三峡
工程建设委员会批复同意建设;三峡工程电源电站项目经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
员会2003年9月同意建设……但是,这些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都没有经过
环保部门批准。

  于是,一场被媒体谓为“环保风暴”的事件被广泛传播。而潘岳也成为这场
“风暴”的焦点人物。

  让观察家不解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评价法》早已施行,在国务院各
部委,一向处于弱势的环保总局,为何选择新年初的“两会”前夕发力,祭起执
法大旗?同样,潘岳的生猛作派,也让观察人士不解。

  “审计风暴出面的是署长李金华,环保风暴怎么会是潘岳出头呢?”一位资
深媒体人士诘问。更多的人们,在为环保总局严厉执法大声叫好的同时,也对这
迟来的力量生出几许疑问。

  通过调查,本刊获知,自2003年3月,潘岳走马上任国家环保总局副局长始,
一直分管宣传和法规工作,直至2004年12月,潘岳方接手环境评价工作,刚履职
一个多月,便开始“摸起了老虎屁股”。

  环保总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告诉记者,潘岳刚刚接管环评工作没几
天,就接到了2004年11月24日国务院下发的“批转发展改革委关于坚决制止电站
项目无序建设意见的紧急通知”(国务院32号文件)。文件称:“……有些地区和
企业没有认真执行国家有关政策和规定,盲目铺摊子上项目,违规建设电站工程,
致使电站在建规模远远超出电力规划确定的目标,同时也超出了资源和环境的承
受能力,极易再次形成高耗能工业无序发展的恶性循环……各地区、各有关部门
和单位必须按照通知精神和要求,高度重视,组织力量,认真清理违规建设的电
站项目,提出停缓建的处理意见,并负责做好各项善后工作……”

  “这个32号文件,等于给了潘局长尚方宝剑啊。”这位官员说。

  12月9日,潘岳就开始向新闻媒体通报,环保总局已要求全国环保系统立即
落实《国务院批转发展改革委关于坚决制止电站项目无序建设意见的紧急通知》
的精神,依法对在建和拟建电站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价情况进行清查。对不符合产
业政策和环保准入条件,尤其是未经环境影响评价审批就擅自开工建设的电站项
目,要严肃查处。

  12月27日,潘岳在京通报了对考核不合格的68家环境影响评价单位的处理情
况,其中吊销证书8家,降低评价范围4家,暂停业务并限期整改11家。

  “打铁先要自身硬啊。其实,叫停别人违法项目的同时,也是对自己环保队
伍的一次检阅和考验。”环保系统另一位官员分析说。

  一位熟悉潘岳的官员告诉记者,之所以是潘岳出头叫停违法建设企业,“是
因为他担任着国家环保总局的新闻发言人这个职务。再往深了说,恐怕就只能说
他年轻气盛了。”

  按照“机敏练达、老成谋国”这个传统政治家的标准来衡量潘岳,这位“中
年气盛”的高官,不仅少见政治家的“成熟”和“老成”,而且常常“冲动、好
事,屡屡上书,倡言敏感问题,有一股子书生为民请命的冲动”,是政界争议的
焦点,官场的另类。本刊记者 陈磊 发自北京

(XYS20050228)

◇◇新语丝(www.xys.org)(xys.dxiong.com)(xys.3322.org)(xys.freedns.us)◇◇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昂纲搜索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文档下载网

Copyright © 2011
文档下载网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和我们联系。tousu#anggang.com
返回顶部